堂风

主DC/Marvel/惊悚乐园
非常的杂食
cp可逆可拆可互攻
说我可以,牵扯CP就不客气了
微博@堂风_杂食乃信仰
●【拒绝无授权转载,谢谢】●

  超羡慕那种会每篇文都认真的看然后留评的粉丝……然后顺理成章的发展成朋友一起开脑洞一起吃安利blahblah
  然后问题就来了。
  一个产粮不稳定质量忽上忽下墙头也众多的人该怎么获得这样一个粉丝呢。

〔萨莫〕《我的朋友》(短篇一发完)

   ※以此为生日礼物送给我亲爱的朋友,啊,宝贝。
@絕境尚有涯

——————

  “让你久等了,我的朋友!”

  一个年轻人用力推开酒馆沉重的橡木门,跟酒馆老板打了个招呼。“气色不错,莫扎特先生。”酒馆老板如是说。接着年轻人激动的冲了进去环顾四周,试图找出一个黑发的中年人,独自一人捧着书在喧闹的酒馆里小酌。他又喊了两声,坐在角落里的人才向他招了一下手,示意他过来。

  比莫扎特先到达的是一叠厚重的纸张,中年人瞥了一眼,是一堆被快速记载下来的潦草的音符。

  年轻人几乎是把乐谱摔在桌子上的,接着双手在空中来回比划,嘴里同时快...

[Superbat]《Getting Better》短篇

  布鲁斯在一阵强烈的头痛与口渴里醒来。

  他眯着眼睛对应着太久没见的光线,它们太亮了,亮的他差点就被灼伤。他隐约能看得到一个人影在床边坐着打盹。布鲁斯撬开自己的嘴唇:“水。”声音沙哑的跟他戴上面具之后的效果差不多。

  那人迅速醒了,打了个激灵之后把旁边早就准备好的吸管杯递到他嘴边。布鲁斯用力的吸了两口,直到喉咙不再火烧火燎的他才停止。旁边的人以能被听见的音量大大的舒了一口气,重新坐回了床边。

  “我昏迷了多久?”布鲁斯感受了一下床垫的柔软度,确定了自己是在韦恩大宅里,而不是医院,也不是瞭望塔。

 ...

A Boat

  威尔带着头疼醒过来。

  头疼像根针刺着他似的,但显然,目前最要紧的事肯定不是头疼,而是坐在他旁边那个男人。

  汉尼拔手里拿着一根钓鱼竿,背对着威尔,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的坐在船边钓鱼,这场景让他想笑,于是他也就笑了出来。这会儿汉尼拔才仿佛知道他醒过来了这个事实一样,汉尼拔转过来,挂着永恒不变的微笑:“你好,威尔。”

  威尔环顾四周:“我在哪儿?”

  “准确的来说,‘我们’在一艘船上,而这艘船在大西洋上。”他特意加重了“我们”这个词的读音,然后掀开了一个饭盒的盖子:“这里有生...

  看到微博上的“如何写出高x格的句子”,来试试

医生挽着威尔的手 ,从威尼斯的桥上一座座的走过,古老潮湿的木料以摇晃为他们送行,远处的教堂敲了几下,隔的太远,只能模糊的听到数字是大于六的。等威尔终于能挣扎着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艘小艇上了。

  威尔爬起来,撑开沉重不堪的眼皮,往医生那儿看过去。只能看见汉尼拔手里在拨弄着一把类似于竖琴的乐器——

  “那是什么?”

  威尔终于把眼睛全睁开了。

  最有诱惑力的CP类型永远是散发着毒药的芳香,吸引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注视它、触摸它、喝下它,就像一只贴着“Drink Me”的旧果酱瓶,喝了之后就放不回去了。

  那种血与肉,正与邪,自由与统治,力量与平凡,权力与闲散,站在象棋盘两端的博弈者,王对王,一曲宏大辉煌的史诗之歌,他们的名字被后人传颂;亦或者是臭名昭著,“infamous”,恶名远扬,在历史上同样浓墨重彩,无可取代。

  真棒啊,这种关系。

  现在想找篇正经文好难……

[24D]一个中篇的不洁幻想

(被删了一次……重新发好了)

 
  事情的开始也许是他自找麻烦。博士暂时去研究所分部看看另一个试验品,命令他去看着24号在屋里自由活动一会儿,他就答应了。在他手里拿着微冲,脑子里还有点分心的想着昨夜酒吧里火辣的美女时,他就进了24 号的牢房。

  刚开始很顺利,他拿着枪靠在墙角给假肢上润滑油,低龄实验品进食。但过了一会儿——就一会儿,事儿变糟了,变得糟透了,野兽毫无征兆的发情,他手里的微冲只起了大概百万分之一的作业,就被强行禁锢在了对方的钢爪下动弹不得,成为了被发情的对象。

全文走

https://m.weibo.cn/2609953067/4086077272603361

[24D]一个不洁的短小幻想

他们会进行交配。

  不是做爱,不是那种带着轻抚与润滑剂,耳语与早餐的性爱,是那种野兽的发情,一方为了征服另一方所能做出的所有压迫举动。

  博士是不管的。这种能安抚试验品的行为令这个老头子很高兴——

余下走
https://m.weibo.cn/2609953067/4085354669722637

【贱虫纯友情向】《Better》

  *注:纯友情向,彼得和玛丽简,韦德和夏奇拉。

  1

  彼得·帕克·威尔逊,在七岁的时候就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他不锻炼自我生存能力,他可能连自己哪一天死了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韦德·威尔逊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父亲,这一点无可置疑。

  等彼得到了十三岁,一个能够的到煎锅的年纪的时候,他的日常就变成了以下事件。

  早晨六点半:从床上爬起来,拍掉闹钟,摇摇晃晃的走进韦德的卧室,把韦德用枕头闷醒。

  早晨七点:把冰箱里的剩菜拿出来热一下,顺便在时间来得及的情况下指挥韦德煎...

[Batjokes]段子×1

  当黑胶唱片被放进留声机里那声几乎微不可察的咔哒声响起来的时候,蝙蝠侠就意识到,小丑已经通过某种渠道知道他来了。

  也许是监控,也许是虚张声势,或者干脆是心理疾病患者的特殊直觉。

  唱片开始旋转,背景里是一段欢快的小提琴独奏,接着变成了多种乐器的合作,想来这曲子是小丑自己录的。

  小丑在下面拿着一杯香槟,倚着这地方除了留声机以外最豪华的东西——一个上面还有可疑的褐色残留物的旧柜子。他把冒着气泡的香槟往嘴里抿了一口,把杯子举向蝙蝠侠躲着的阴影处:“出来吧,我的老朋友,你如此躲躲藏藏,难道是担心我不是个好的待客主人?”

  小丑用他...

© 堂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