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风

主DC/Marvel/惊悚乐园
非常的杂食
cp可逆可拆可互攻
说我可以,牵扯CP就不客气了
微博@堂风_杂食乃信仰
●【拒绝无授权转载,谢谢】●

[BvS][Superbat]《论如何和一个氪星人/地球人谈恋爱》(小甜饼一发完)

[BvS][Superbat]《论如何和一个氪星人/地球人谈恋爱》(小甜饼一发完)

  ※送给 @洛河灯 太太!!!在此表示是多么爱她!!!

  ※请接受这样的设定:Clark和Lois只是挚友

  ※完全没有说好的日常向

  Batman看着电脑屏幕上的Superman陷入沉思,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手指轻叩着键盘边缘。

  屏幕上显示的是张照片。照片并没有什么不好,相反,它抓拍的相当到位。红色披风扬起的弧度恰到好处,俯视着看着镜头,露出一个钢铁之子的自信笑容。背景则是广阔的蓝天,对方双手抱在胸前,肩膀上趴着一只纯白色的乳猫。

  Superman已经复活了半年了。

  在这半年里,他们组成了正义联盟。由于他们是最先加入的三个,被称为“三巨头”。他们已经招揽到了视频中那个能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奔跑的男人,他叫自己“Flash”。其他的成员他们也在努力寻找,而且Luthor预言的危机迟迟未到。可以说,世界总体还是很美好的。

  但是他的心里生出个麻烦,特别大的那种,相当于毁灭日级别的麻烦。

  他发现,自己对这位死而复生的同伴的感情,已经越来越不一般了。

  ————

  

  那是Superman归来后他们第一次身体接触。

  他放置在Superman棺木上的报警器响了。他本以为是哪个罪犯追踪到这儿想要挖尸体做研究,于是换上装备匆忙过去。

  他赶过去,却看见一个浑身都是泥土的Clark,挺直的脊背因为终于的放松弯曲了一些弧度。明明在正常时马上就能发现一个活人站在面前的Clark居然擦了擦眼睛,才能确定面前这个人影是Batman。然后他擦着地面向他飞过来,以一种摇摇欲坠的方式,最后倒在Bruce的怀里。

  按照Batman的思维,他现在应该怀疑这个Superman是否是假扮的,或者直白的说,这是否为一个陷阱。

  但是当Clark倒在他怀里,他的思维瞬间停止,敏锐的感官把身上那人的体温升高了无数倍,他感到脸颊发烫。肌肉本能及时接过他应该干的事,用通讯器叫来了Diana,把Clark扛到蝙蝠洞——那是他们现在的大本营。

  然后他看着Diana飞走,自己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他是四十岁以后了,不是十五岁的毛头小子,他当然知道自己刚才的感觉是什么。

  那是对Clark,Superman的欲望。

  ————

  “谢谢。”这是Clark从他的蝙蝠洞最中间那张含铅的实验台上醒来的第一句话。

  Diana凑过去,很明显这位女侠出来的太急,身上穿的还是便装。她把衬衣的袖子挽到臂弯上面,然后把正在尝试坐起来的Clark扶住。“Superman——你感觉还好吗?”

  “检查报告显示我们的钢铁之躯并没有异常。由氪石带来的细胞老化已经全部被更新,没有外伤也没有明显内伤,他现在除了虚弱外应该是没问题。”他还是穿着Batman的制服,但是摘掉了头套,手里拿着平板。

  “说一下你现在的自我感受,可以记录下来作为资料。”

  Diana很明显的对Bruce表示了一个白眼:“他才刚醒。”

  “这才是值得记录的理由。”

  天知道他只是实在想不出该说什么。

  他当然可以用一些正常的交际词汇表示关心,不过那是Brucie公子会做的事。

  不是一个对现在坐在面前的人心怀敬佩以及莫名其妙的欲望的Batman。

  ————

  

  Clark Kent,同时也是Superman的他,有些烦恼。

  他早就知道自己是个gay——直男难道会在Lois这样的漂亮异性抬头闭眼一切氛围都营造好了他就该亲下去的时候迟迟没动吗?

  事后Lois到是蛮大度的原谅了他。并且没有偏见,依旧和之前的相处模式一样,与他谈工作谈秘密身份谈除了个人隐私外的一切。他敬佩Lois这样的女性,但他做不到爱上她。

  但他也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个尝试过杀了自己的人。

  他从棺材里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是黑的。浑身虚弱的和普通人无异,甚至可能比一个普通人还要孱弱些。等待身体恢复一些力量的过程中他就盯着那片黑暗一直看,然后脑子里浮现出一只黑漆漆的大蝙蝠。

  他想起Batman明明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却在毁灭日面前面不改色,理智冷静地寻找掩体,为他们两个分析敌方弱点;他想起Batman对他承诺他会救出他的母亲时脸上的自信与说不出的悔恨;他想起自己查找的一些关于Batman的资料:他从不杀人,即使在他失去了他的养子之后,他也从未逾越底线。

  这一切都令他敬佩,甚至有些忘记自己和对方战斗时的不快。

  他就盯着那片黑暗,感受着身体细胞自己新陈代谢的过程的同时,脑子里整理过去的经历。他看见自己的母亲与两个父亲,他看见Diana和Lois,他甚至想起了Perry。但最多的画面,还是Batman。

  二十年,整整二十年的时间。他不再是那个和Zod打架会弄的大都会生灵涂炭的毛头小子了,他也在成长。

  他当然意识到了自己对Batman的感觉是什么。当他终于出来,看见Batman的那一刻就感到无比安心的时候,他就更明白了。

  那是欲望。他想要Batman站在他身边,做他的战友,做他的伴侣。

  ————

  正义联盟的一切事物都进行得非常顺利。Batman和Superman的组合很快传遍了他们足迹踏过的每一个地方,他们被称为世界最佳拍档。

  不知道如果人们知道他对对方的心思是什么之后是否还会这么说。

  Clark这么想。  

  不知道如果Clark和人们知道他对对方的心思是什么之后是否还会这样说。

  Bruce这么想。

  ————

  

  他的梦里开始不再是成群的蝙蝠,濒死的人们和一遍又一遍的犯罪巷。他的梦里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即使这家伙实际上是他自己请进来的。

  他梦到Clark摘下眼镜,他们拥抱,亲吻在一起,互相在对方身上摸索,迫不及待的脱掉对方的衣服,在他的那张床上搞得一团糟。

  他的手划过氪星人的喉结,他紧紧搂住对方好让自己不至于掉下去。他不是没有经历过与男性的性爱,但面对这家伙他就变得生疏无比,以至于最后主动权拱手让人。

  不过这到是不重要,毕竟重点在性爱的快感上,谁上谁下又有什么关系。

  最后射出来的时候,也就是他醒的时候。

  他揉揉自己的头发,看着自己下身的挺起,深吸一口气后,去浴室给自己冲了个痛快的冷水澡。冰冷的水让他打了个寒战清醒不少,但梦里的灼热却似乎依旧没有消失一样。

  他狠狠对着墙捶了一拳。

  他是Batman,他要做的事不是像个十五岁的小男孩一样暗恋的扭扭捏捏,而应该主动出击才是。

  

  ————

  他的面前是电脑,文档打开着,但却是一片空白。他已经保持这个状态半个小时了,再这样下去今天的稿子就绝对完不成了。他能想到Perry会对他怎么咆哮,但他的手放在键盘上,就是一个字母也敲不下去。

  他的左手边放着今天新鲜出炉的哥谭报纸,娱乐版的头条不出意外的又是哪个女模特和Bruce Wayne的绯闻。就算这位花花公子已经年过四十,但仍有大批异性或者同性为他倾倒。要知道年龄的增长给这位Wayne带来的是成熟花哨的独特魅力,而不是肚腩和僵化的思维。

  他随便一数就能拎出大批Batman的优点,就算缺点同时也是一大堆,但这丝毫不影响那个人的形象在他心里扎根。

  Bruce是个泛性恋,全哥谭都明白。但是他自己对外公开的可是异性恋,想到这里他为自己当时的年轻深深叹了口气。

  氪星人不需要睡眠,但他还是乐意把睡眠作为享受。但昨天晚上从来都是深度睡眠的他居然诡异的做了个春梦,梦里的主角就是那位Bruce。他们翻滚纠缠,像是两个完全的新手一样做爱。

  他看过黄片,也绝对实践过。他有足够的本钱来制造一次对双方都愉快的性爱,不过在那个梦里,他们都没有任何技巧。

  他又叹了口气,对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吓了一跳。匆忙的开始准备稿件,恨不得把超级速度用上。

  他是Superman,钢铁之躯,正义联盟的实际领导人之一。

  他要做的事,是主动出击。

  ————

  红色的披风在空中划过一道曲线,轻巧的接住另一个正在急速下坠的黑色身影,然后焦急却依旧平缓的把Batman平放在地面上:“你还好吗?”

  Batman挣扎着坐起来,从万能腰带里找出包扎用的药物,顺便从身边的地面上就地取材一块木板,尝试单手为自己的左臂做个简易急救。同时不忘记提醒身边的Superman:“刚才已经试探出这个怪物的弱点在左肩处的鳞片,最好快点过去给Wonder Woman支援,还有让Flash去攻击翅膀。”

  又一次外星怪物进攻事件。

  “你的伤……”他蓝色的眼睛里盛满了关心,那神情看得Batman呼吸一滞,随即继续发号施令:“我没事,你最好关心一下Flash。”

  Superman往后退了两步,腾出足够的空间好保证自己起飞时的气流不会让此刻已经足够虚弱的Batman伤上加伤。见鬼,听Bruce的话,他说不定已经看出自己对他的关心了。Clark向着Diana支援的过程中,脑子里反复刷着这一句话。

  Bruce这会儿已经做完了包扎,正在召唤蝙蝠飞机过来,毕竟多一个人多一分战斗力,他即使受了伤也不是累赘。他跳进飞机,玻璃上映出他的倒影,一双同样是蓝色的眼睛。他想起刚才Superman眼里的情绪,并且告诉自己,这绝不是多想。

  那只是对待队伍里唯一一个普通人的关心罢了。

  他没注意到,他皱了眉。

  这代表着,这句话,他自己都不信的。

  ————

  Luthor的预言是真的。

  魔鬼真的从天上来了。

  成群丑陋的寄生体煽动着漆黑的翅膀从天空中的飞船里降落下来。说是飞船,其实那绝对有一座太空堡垒的规格。透过投影他们都能看清里面端坐的暴君,一个皮肤裂的和熔岩一样的比毁灭日身材还要庞大几分的人型生物。此刻正对着地球喊话。

  “投降吧,地球人!Dark……”话还没说完,就利落的被先上去攻击的一道绿光打碎了投影机器。Hal总是这样,他在心里添加上“训练Green Lantern获得充足的耐性”这一条待办事宜。然后Superman和WW紧随其后,Flash和Aquaman负责遣散人群。

  他作为团队中对于计算机最擅长的,自然是留在大厅里开始远程破解对方的飞船。只要是由程序构成的,他就绝对有信心留下个他的痕迹。同时面前的大屏幕上显示着每个人都在做什么,身体状况如何。

  他在耳机里指导每个人攻击什么地方。

  但他失策了。

  他没想到,除了氪石以外,居然还有足以伤害到氪星人的东西。

  Omega射线,他听到那个暴君这么解释。

  ————

  Darkseid被打退了。

  但他现在最担心的绝不是下一次Darkseid的袭击,而是眼前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平时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这会儿蓬乱的散开,制服已经被换下,但由于一般的病号服实在是不利于Superman现在这个伤势的修养,所以他只穿着一条长裤,上半身赤裸着。

  胸前Omega射线留下的血洞清晰可见,目前还没有能为Superman包扎的绷带发明。准确来说,Superman从未受过这么重的伤。就连自己和他打的那次,也只是划破了脸颊。

  他坐在病床边,手里用平板不断计算着这次Superman昏迷的时间与上次的对比,试图通过这两次的不完全数据整理出氪星人的生理极限。他穿着制服,摘下了头套,连造型都和上次Clark昏迷过去一模一样。

  他自己的伤势在普通人的标准里也绝对算得上严重了,可他还是强撑着坐在这儿,对外宣称自己要整理数据,战友们也就随他去了。

  他盯着面前流动的公式,盯了一会儿却愈加烦躁。他把电脑扔到旁边的桌子上,干脆坐到床边上,俯下身子仔仔细细打量Clark的每一个细节。

  这回他面前可不是一张照片了,他现在面前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

  他的手指从Clark的头发开始滑过。触摸着温热又柔软的皮肤,没人想得到这居然能弹开子弹。最终手指停留在Clark的嘴唇上,有点干裂,这是他的第一想法。

  他小心翼翼避开伤口,按住床沿,在昏迷的Superman嘴唇上留下一个几乎没感觉的吻。他不能冒着自己的心思被发现的风险深吻下去,毕竟他到现在都没研究出氪星人到底皮肤敏感的程度是多少。

  

  ————

  Clark醒过来,意识尚还有点模糊,就先看见对面的床上靠着一个浑身上下都是绷带的蝙蝠敲着键盘。他不满地皱眉:“你应该休息。”

  而且嘴唇的感觉有点不对劲,他昏迷这么久,身体机能应该不足以保持嘴唇不干裂才对。他诡异的回想起春梦的内容,心头闪过一个荒谬的想法:难道是Bruce给他喂水来着?

  他现在意识清醒过来了,连忙先用X射线给Bruce做了个身体检查,结果相当糟糕,对方全身上下的骨头就没几处是好的。他保持着皱眉的表情:“我已经没事了。但是你,Bruce,你急需休息。”我很确定你大概一直都没休息过,他把后面这句话咽回去,Batman从不喜欢有人对他的私生活加以评价。

  对方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但手上的键盘还是在敲击。

  不能再等了。Clark掀开被子,赤脚走在地上,把Batman手里的电脑拿走放到一边,然后把对方的披风摘下来盖在对方身上。

  他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行为,毕竟,他才意识到,对于身为超级英雄的他们两个来说,他们完全有可能是下一秒就死掉。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你愿意成为我的伴侣吗?”

  ————

 

  世界最佳拍档还是那个最佳,不过最近的拍档一词已经快被转变为伴侣了。他们两个都对这样的变化称得上满意。

  他们现在不住在一起,准确的说他们两个还在互相接受对方的阶段。

  喜欢是一回事,但婚姻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们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其中哥谭人民有点伤心的发现,娱乐版再也没有Wayne的绯闻传出;其中星球日报的读者发现,一位固定记者的体育专栏用词越来越活泼。

  嗯。

  双方人民都确认了一个微妙的事实。

  看来他们的土豪/那位小记者,是恋爱了。

  

  

  END










  

评论(13)
热度(231)

© 堂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