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风

主DC/Marvel/惊悚乐园
非常的杂食
cp可逆可拆可互攻
说我可以,牵扯CP就不客气了
微博@堂风_杂食乃信仰
●【拒绝无授权转载,谢谢】●

[Superbat]《我的男友来自前苏联》红子超和重启前蝙

1

  “……这个世界的‘我’死去了,我才被不可抗力带来这里取代他的位置。”卡尔松开面前这位的脖子,“而且这个世界的苏联灭亡了。”

  “是。”蝙蝠装的男人咳嗽了两声,接着全然忘记了自己身上会有的后遗症之类的,拿起平板开始记录面前这位超人提过的资料:“斯大林之后谁掌了权?莱克斯.卢瑟怎么了?……”

  他一一发问,卡尔也就在旁边一一回答。也许是刚才的搏斗与谈话里,面前这位非敌的男人赢得了他的好感;也许也是他刚刚解释过的异世界同位体理论,他总能情不自禁的让卡尔想起那位在他面前自爆的反抗者,那个虽然差点成功杀了他却也赢得了他的敬重的人。

  即使这些反抗者的理念和当年的他截然不同。但时间是个好东西,这让他想明白了很多东西。“我给了他们一个理想国,而他们却为生存在地狱里的自由而奋斗……”听听当年的他,他恨不得穿越时间过去打一顿那个自己。

  他忍不住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正在工作的蝙蝠侠身后:“我对你的信任来源于你的优良品质和对那个‘他’的敬佩。而你对我的信任来源于什么呢?”

  “一,我对你不是信任。”蝙蝠侠手上的动作停住,然后用点头的方式示意了卡尔远处角落里的一个陈列架:“二,我可以看出来,你比他还要单纯的多。”

  卡尔看向刚才他已经扫荡过一遍的区域。在他们还没坐下来进行这样一场冷静的谈话前,他用超级速度把这个地方都游览了一遍。现在他重新走过去,隔着那一层玻璃看向里面。

  那里面悬浮着两套服装。一套三原色构成的“S”制服,颜色搭配亮丽的让他觉得想笑;一套即使是以他的身材来讲也显得过于宽大且不合身的西装,上面还有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

  他想起自己在假死后混入人群里看露易丝做演讲的装扮,问了一声那边的蝙蝠:“这个世界的我……”

  “他甚至拿过普利策。”蝙蝠侠在他问完这个问题之前抢先回答下来。

2

  于是卡尔在这个世界住下来。当然,住在了布鲁斯家里。一是他已经在这个世界成了死人,没法光明正大的出去租公寓,找工作;另一方面他需要接受更多测试,来确保他不会对这个世界有危害。

  布鲁斯偶尔会在工作的闲暇里给他讲些这个世界的事。一些卡尔感兴趣的事——比如这个世界的他到底是什么样,以及戴安娜和露易丝的模样;另一些则是布鲁斯为了使这个“单纯的过分”的超人明白世间险恶讲的政治争夺。

  “我曾经是一个国家的掌权人。”卡尔无奈的盯着手里厚厚一本的布鲁斯整理出来的苏联演变史:“我知道政治是如何运作的。”

  “你离开政治中心太久了。你每天做的事就是在房子里刻石像和偶尔出去救人,你厌倦和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谈话。而你的‘统治’就是恐吓别的国家把控制权交给你,让你打造成一个理想里的乌托邦。”蝙蝠侠一根根手指头的数着之所以卡尔“天真”的原因:“还需要我继续列举吗?”

  “不必了,谢谢。”卡尔窝进沙发里,低头开始研究资料,接着又猛地抬起头:“你知道每次你这么说话时,我的情绪都会激动起来,对吗?”

  “自从成为蝙蝠侠的那一天,我就做好了随时死亡的准备。”蝙蝠侠瞥了一眼卡尔:“被一个恼羞成怒的超人掐死也属于计划之中。”

3

  “我在乌克兰的一个农庄长大,那里的人称呼我为‘兔子’,意思是我和兔子一样活泼。”卡尔拿着一瓶子伏特加过来:“喝酒吗?”

  “不喝。”布鲁斯嫌恶的看了一眼旁边这个喝不醉的酒鬼:“看来你终究还是被俄罗斯的一些传统影响了。”

  “可惜。在我那个世界里的你基地里搜出来一冰箱的啤酒,酒吧里也有你赊账的记录。”卡尔咕噜一下灌进去一瓶:“让我出去救人吧,布鲁斯。”

  “你已经这么做了。”布鲁斯头疼的揉揉眉心:“你以为你拿着锅盖穿着黑色紧身衣出去救人的时候我不知道吗?你和他一个品位。”

  “我真的以为我习惯了灰黑两色的品位会和他不一样的。”卡尔笑着揽住布鲁斯的肩头,接着又在布鲁斯的眼神里讪笑着放开。“别伤心,说不定他这会儿也在另一个世界呢。”

  “我并没有伤心。”布鲁斯皱眉。

  “你有。”卡尔认真的比划:“每次你在话里提到他时,都会有零点几秒的犹豫在里面。对付普通人你能掩饰过去,但对我你可不行。”

  “……喝你的酒去。”布鲁斯挥手把这家伙打发开。

  卡尔闻言先是走开了,但随后又马上转回身来,认真的一字一顿的对布鲁斯承诺:“你知道,你有什么事可以对我说说。我自认为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还算是个不错的倾听者……我尊重像你这样的人类中的佼佼者。”

  “……是,我知道了。”蝙蝠侠安静的转回去继续处理文件,卡尔走到离他远一点的地方翻着一本讲述俄罗斯文化发展的历史,一边同样安静的喝酒。他们都安静着,各怀着各的心思,却又绝不去打扰对方,泾渭分明又出奇的默契。

  布鲁斯虽然是手里在做着工作,但他一心多用的本事早就练得炉火纯青。一边做事一边分析着身后这个超人的心理,接着不出意外的发现,这个超人经过一整个朝代兴衰的演变,又和卢瑟做了一辈子似敌似友的关系,更是以几个视角去看过了世界……

  他是如此成熟且富有魅力,这种魅力是一个没经历过这么多的超人所远不及的。但他身上依然还存着那股善意,与哪怕违反他的规定也要去救人的热情。

  他借着屏幕的反光扫了一眼后面那个喝酒的人影,对方正看书看的入神,把酒瓶放在了一边,用手指捻起书页,一点声响都不发出的往下翻。

  接着卡尔从书里抬头,碰巧发现了这个布鲁斯不加掩饰的目光,微笑着向他点头示意。这动作做的是如此理所当然且流畅,布鲁斯突然惊醒过来,自己似乎已经默认这个超人的存在了。

4

  当卡尔的一系列测试终于完成时,也就意味着“超人”可以再次出现在世界里了。但这是件大事,必须先从细节开始渗透“超人回来了”的观念,否则会造成反作用。

  正联的核心成员们是最先见到这位卡尔的。

  当然,这同时也是卡尔第一次见到他们。有几个他不认识,但有几个他印象颇深。

  “戴安娜。”他向这位公主伸出手:“再见到你真好。”

  “那我猜我们以前见过。”公主爽快的回了一句玩笑,和卡尔进行了一个正式的握手礼。接着又严肃起来,把真言套索从腰间取下:“你可愿意试一试?”

  所有人都明白潜台词是什么。他们必须知道这个超人是否和原来那位一样的心存善意。卡尔看了一眼布鲁斯,布鲁斯对他点了下头,接着戴安娜把套索缠在了卡尔的手臂上。

  “你的准则是什么?”公主盯着卡尔的眼睛。

  “我希望能尽力去保护这个世界以及上面的人不受伤害。”卡尔也回望着戴安娜的眼睛。在那个世界,戴安娜和他第一次在舞会上起舞和最后一次在高空中决战,他们都是这个姿势,盯着对方的眼睛。

  “还有,对不起。”卡尔看到戴安娜疑惑的眼神之后解释:“我……伤害了那个她。”

  一旁的布鲁斯靠在墙壁上看着他们互动。下面卡尔去握了哈尔的手,称赞他的意志力;戴安娜很快解除了卡尔身上的套索,并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那边的人在一起聊天,而他就在这边靠着。

  “布鲁斯,过来,我觉得这个话题你一定能接下去。”卡尔向那边落单的蝙蝠招手。他说起英语来几乎毫无口音,就像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但在有些不收录在辞典上的单词上就会暴露一点卷舌音,比如喊布鲁斯的名字。

  “布鲁斯,过来吧。”他伸出手表示邀请。

  “不了。我还有事,一会儿把二级成员召集过来开会。”布鲁斯无声的拒绝了卡尔散发出来的好意,在机械门一开一闭的音效里走开了。

  “……布鲁斯他总是这样吗?”卡尔询问。

  “我猜他只是也有点无措了。”巴里看了一眼布鲁斯离开的方向后接话:“毕竟蓝大个原来和他可是世界最佳拍档,他一时间内不习惯你很正常。”

  “我猜也是的。”哈尔接话,接着拼命的摆手:“我不是说他无措。我是说他可能不习惯失去了蓝大个那部分。”

  整个室内的空气一下子沉下来。没人能习惯,即使现在来了一位新的,但他们毕竟不是同一个人。

  “但他们都有着同样令人尊重的品质。他们都是伟大的战士,这毫无例外。”戴安娜在超人走了之后一锤定音,发表总结。

5

  新超人的“回归”在世界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星球日报的所有版面上都是关于这个超人的一些还模糊不清的照片,但即使是这样也足以令人们发疯似的狂欢。

  超人去了太久了,世界需要一个新的信仰。

  但此刻摆在这位新超人面前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制服问题。

  “不行。你不能穿共产主义图标的衣服,你代表的是世界,不是一个主义或个人。”布鲁斯给这第十二份服装设计图打了个叉。

  “那就胸前还是S吧。”卡尔故作夸张的叹了口气。“穿共产主义图标的衣服也只是种习惯而已……毕竟我穿着这身过了几十年。”他看向蝙蝠洞角落里那个陈列柜:“也许我该和他穿的一样——你知道的,继承他的意愿。”

  “……也许是的。”

  过了好几秒钟,蝙蝠侠的话才响起来。

  “你要是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就说出来吧。”卡尔把眼神从那个角落收回来:“否则你不可能犹豫这么久。”

  “没什么不对的。”蝙蝠侠去操作台那边把展柜打开,“这套衣服可能对你来说有点颜色太鲜艳了。”

  “没关系。”他瞬间换完装站在那里,借着玻璃柜上的反光打量了一下自己:“只要能做正确的事,穿什么是最次要的事情。”

  “你说的对。”

  蝙蝠侠在旁边拍摄了资料照片,系统跳出来自动提醒他照片相似度极高,他默不作声的关掉了系统提示。

6

  距离新超人的名头变成“超人”只用了一年都不到。仿佛他本来就在那儿,一直都在,也从未离开过。

  报纸上的新闻,墙壁上的涂鸦,艺术家的灵感来源,依旧在层出不穷花样翻新的展现在这个世界里。小孩们会指着超人说,就是这个人让我早上出门不会被醉鬼讨钱,晚上回家不会有人执刀抢劫。成年人们想的就更复杂些,关于超人“死而复生”的阴谋论书籍成堆的列在书架上,销量仅比一本碧昂斯变成猫的流行小说低。

  超人有了自己的住所,蝙蝠侠给他做了个假档案,在大都会另一个角落找了家报社做记者,平时主要工作是拿着一个上世纪的胶卷相机拼命按。

  “这种相机让我有安全感。”记者笑了笑。

  “你知道你工作二十年才能还的起这个相机的钱,对吧?”蝙蝠侠不无讽刺的回了他一句,顺手递上了胶卷和把胶卷直接转换成数字的一台机器。

  超人以他的超级视力担保,B绝对是“顺手”拿出来的。没有翻找,没有现做。

  “我以后慢慢还着。”超人的样子像是想给布鲁斯一个热情的熊抱:“谢谢你,B。”

  7

  约莫是侦探的本能,布鲁斯在和别人相处时就会无法控制的去阅读对方的每一个细节来达到分析的目的。他会注意到制服上每一个细小的弹片擦痕,超人通过大气层*之后留下的气味,还有他的眼神。

  他甚至不必睁开眼睛,光是闭着眼给他传递过来的信息就一点都不比“看”到的少。这个前苏联人经常性的身体触碰,呼吸直接吐出的酒精味,还有更加事故圆滑的做事方式与一颗永恒不变的热忱的心。

  他不是这个世界原来的那位超人,但毫无疑问,他更成熟也更客观,他的存在对这个世界来讲是个天大的好处。但卡尔的存在也总是告诉他一个可能性——原来的克拉克也可能并未死去。说不定他现在正在另外一个世界上活着,有了伴侣有了孩子,比这里幸福的多。

  当他这时候的心跳因为悲痛乱上几秒的时候,超人无一例外的都会听到,接着他飞过来落在他身边,强制性的给他一个熊抱。

  “别再这样做了。”布鲁斯僵硬的等着卡尔松手。

  “……你每次都这样说。”

  超人露出了和小学生恶作剧成功一样的坏笑。

  8

  或许这个世界的超人的确活到了另一个世界去。

  或许这个世界的时空之谜还没解开。

  但他可以偶尔抢一口那个酒鬼的酒,揉着眉心苦恼超人的制服又需要改进;有个人也会在全球通缉他们的时候站在他身侧,或者也可以继续那些他们卧底的故事。

  人不一样了。

  但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

  END

  超人通过大气层*:指他进入一圈宇宙之后会在大气层穿过以消毒。

评论(4)
热度(43)

© 堂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