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风

主DC/Marvel/惊悚乐园
非常的杂食
cp可逆可拆可互攻
说我可以,牵扯CP就不客气了
微博@堂风_杂食乃信仰
●【拒绝无授权转载,谢谢】●

[Batjokes]段子×1

  当黑胶唱片被放进留声机里那声几乎微不可察的咔哒声响起来的时候,蝙蝠侠就意识到,小丑已经通过某种渠道知道他来了。

  也许是监控,也许是虚张声势,或者干脆是心理疾病患者的特殊直觉。

  唱片开始旋转,背景里是一段欢快的小提琴独奏,接着变成了多种乐器的合作,想来这曲子是小丑自己录的。

  小丑在下面拿着一杯香槟,倚着这地方除了留声机以外最豪华的东西——一个上面还有可疑的褐色残留物的旧柜子。他把冒着气泡的香槟往嘴里抿了一口,把杯子举向蝙蝠侠躲着的阴影处:“出来吧,我的老朋友,你如此躲躲藏藏,难道是担心我不是个好的待客主人?”

  小丑用他特有的声线说话。

  这地方挺空旷,也完全不和干净等一系列美好的词沾边。只有正中心的位置有一点炽光灯投出来的惨白的光,明亮倒是够明亮,就是营造出的气氛吓人。

  几件家具和设备零乱的摆在这片有光的空地上。一台留声机,一个柜子,一张铺着品味糟糕的桌布的长桌;几个摞在一起的显示屏,几把和香槟一起摆在桌上的枪支,和小丑这个人,就他一个。

  小丑等了一会儿,发现蝙蝠侠没出现。他干脆的采取了第二种请客的办法,直接抄起了一把桌上的微冲,指着蝙蝠侠藏身的地方:“亲爱的朋友,你再不出来,主人就要用一些不那么友善的方法请你出来了。”

  在小丑开始高声从三百零六一下子倒数到三时,蝙蝠侠抖抖披风,从他藏匿的高处跳了下来。

  出乎他意料的是,小丑放下了一个在空中偷袭的绝好的机会,重新拿起了香槟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同时拿杯子示意了一下蝙蝠侠:“Batsy,来尝一口。”

  蝙蝠侠当然没接。

  他落地在小丑身前五步远的距离,在一片不可避免的被激起来的尘土中走近小丑。他的行为没有被阻止,他反倒脚步迟疑了半秒钟,用来思考是否有遗漏的地方才让小丑如此自信的与他对峙。

  “小丑。”蝙蝠侠最终站在了小丑一步远的地方,揪住了这件紫色西装的领子,并顺便粗暴的扯掉了上面的领针。叮铃几下,那个笑脸型的金属饰物滚落到地面上。“告诉我,前天那起珠宝店的案子,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小丑摊手,并摆出了一个相当夸张的嘲笑的表情:“不过是个廉价的模仿犯,想尝试借用我的名声与人们对我的喜爱来打出哥谭的地位。我的手下已经在追查他了,到时候,小丑老爹会教训他‘哥谭只有一个小丑’的规矩是怎么来的。”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居然还能在单词的间隙里喘口气,喝口香槟。“现在你是不该放开我了?嗯?”小丑瞅了瞅自己领子上的手:“你不能因为一件我没做过的事把我送进阿卡姆或者监狱,大侦探。”

  蝙蝠侠松了手。

  前天的珠宝店里简直是人间地狱一般的惨状。所有的雇员被拖到了柜台外面,一枪毙命,血液与脑浆崩的到处都是。玻璃被砸碎,珠宝首饰统统被洗劫一空。做出这些事的人,在接到无声警报赶来的警方到达之前就逃走了。在墙上,用子弹孔打出了一个大大的“J”。

  所有人都认定就是小丑做的了。但蝙蝠侠不这么认为——你跟小丑打交道打久了,你就能和他生出某种感应和熟悉度来,就好像他有了个分身住在你脑海里,每时每刻都在聒噪,扰乱你的心绪。

  现在小丑回了话,而且他是对的,他没有任何理由把小丑捉回去。

  正在蝙蝠侠准备离开的时候,小丑的杯子摔在了地上,一个小松懈,咔哒一声,一把关掉了保险栓的手枪就指上了蝙蝠侠的后心处:“别走,Batsy。”

  蝙蝠侠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脱身的途径。

  仅仅是几十秒的工夫,空气中就弥漫起了酒精挥发的香味,那股味道通过鼻腔传入大脑,他那极少喝酒的身体居然有些燥热。小丑的枪精准的抵在了致命的位置,他稍微把手往腰带的地方动一下,小丑的枪口都会示威性的挪动一些。

  他们伴着背景那台留声机欢快的合奏,凝在了那块地砖上一动不动。

  一分钟到了,就在他准备拼一把的时候,小丑挪开了他的枪口,并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别那么着急离开舞会,Batsy,你又不是午夜十二点就会消失的小女孩。”小丑显然搞混了什么,不过蝙蝠侠没准备纠正。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特别小的。”小丑还向蝙蝠侠比了个手势来证明这个请求有多小:“再等三十秒。”

  “你在某处放置了炸弹?”蝙蝠侠一下子因为这个推断又扭住了小丑的衣领。

  “不……”小丑故意拉长音调说话,也表示了自己的不满:“说的好像我就一定会在一场派对上——一场我自己举办的派对上扫了自己的兴一样!”他的音调越来越高:“为什么我就不能净化你那心灵,然后你也看看我的优点呢?”

  后两句是唱出来的。但不管怎么说,三十秒到了。这会儿蝙蝠侠正在把小丑再抓紧点,就听见远在哥谭市里传过来的钟声。很微弱,但依然清晰——对了,今天是新年,他也应该出现在一个宴会上,而不是这儿。

  “节日快乐!我希望你现在开心了?”小丑不客气的推了一把蝙蝠,把自己的衣领整理恰当:“信任你的老朋友,蝙蝠。”

  他抬起头,一边滑稽的行鞠躬礼一边向蝙蝠侠伸出一只手:“请让我有这个邀您跳起新年的第一支舞的荣耀,漆黑的、吓人的,老蝙蝠。”

  他口中的“漆黑吓人蝙蝠”当然不可能回应这段糟糕的押韵,但还有一件事他可以做。

  蝙蝠侠盯着他的敌人,准确来说是瞪着。他从腰带里拿出钩爪,打算从进来时的天窗再离开。“我会抓住你。”他留下这么一句话。

  小丑目送他离开,手放在了桌子上的几把枪旁边,有点烦躁的敲击着桌面,他该趁这个大好机会射他一枪,说不定一切就都结束了——不。

  那样太简单了。

  他突然在空无一人的厂房里,踩着那首曲子的节拍开始跳舞。他的手扶着一个不存在的伴侣的腰部,然后呢,然后他就这么跳了下去。

  直到曲子结束。

END

 

 

评论
热度(33)
  1. 堂风堂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atjokes同好交流协会

© 堂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