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风

主DC/Marvel/惊悚乐园
非常的杂食
cp可逆可拆可互攻
说我可以,牵扯CP就不客气了
微博@堂风_杂食乃信仰
●【拒绝无授权转载,谢谢】●

【贱虫纯友情向】《Better》

  *注:纯友情向,彼得和玛丽简,韦德和夏奇拉。

  1

  彼得·帕克·威尔逊,在七岁的时候就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他不锻炼自我生存能力,他可能连自己哪一天死了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韦德·威尔逊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父亲,这一点无可置疑。

  等彼得到了十三岁,一个能够的到煎锅的年纪的时候,他的日常就变成了以下事件。

  早晨六点半:从床上爬起来,拍掉闹钟,摇摇晃晃的走进韦德的卧室,把韦德用枕头闷醒。

  早晨七点:把冰箱里的剩菜拿出来热一下,顺便在时间来得及的情况下指挥韦德煎两个鸡蛋,到最底层的柜子里找出麦片。

  早晨七点半:在韦德开车送他上学(韦德坚持这么做,尽管校车第一个经过的就是他们家门口)的时候,把车载广播中音量过大的暴躁摇滚乐关掉,换成早间新闻。

  早晨八点钟,在校门口停下,对韦德说再见,并从旁边的热狗摊上给他递一杯廉价咖啡,好让他上班时别睡着。

2

  “你本来有个母亲的。”韦德翻了个白眼:“但那会儿我失业了,又正逢经济萧条,她就把我给甩了。后来我有钱了,她又凑过来,我就报了警。”

  彼得咬着吸管,边写作业边听韦德唠叨这件大约有几百遍的事:“所以你的中心思想是速见会不靠谱。”

  “你真懂我,男孩。”

3

彼得把他那个红黑相间的午餐盒从书包里拿出来,对着打开盖子以后出现的粉红色物体叹了口气。
 
  他不该因为作业太多就让韦德准备午饭的,现在的结果就是饭盒里的一小块草莓蛋糕向他灿烂的微笑。

  这块蛋糕看起来是如此的少,同时又具有多的可怕的奶油裱花。彼得认命的拿起塑料叉子打算吃掉它之后饿一下午,但一截明黄色的标签从蛋糕的塑料包装底下小心翼翼的探了出来。

  他一下子来了兴趣,用两根手指进行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把那张沾满了奶油的纸条在不破损的情况下被抽出来。

  上面是韦德乱七八糟的涂鸦字体,蓝色的花体字写到一半写不下去了,又改用了红色,也不知道这根笔原来制造出来的时候是用来做什么的。

  “一个打开午餐盒的好男孩会发现他的礼物——韦德。”

  一段模仿幸运饼干写的话,哈。彼得噗嗤一下笑出声,“我倒想知道我还能发现什么。”他拿叉子把蛋糕整个翻了过来,像一个海盗打开他的宝箱。

  一张崭新的富兰克林的脸对他打招呼。

  “耶!”男孩欢呼。

  他快速抓起这张美钞跑向了快餐店。

  4

  等到十七岁了。

  明天就是彼得的生日,过了这个纽约的生日,他就法定成年了。韦德特地请了一天假——或者说翘了班,回家载着他的男孩去了酒吧。

  “喝点好的怎么样?”韦德难得放下对于啤酒的偏好准备喝点别的:“苏格兰威士忌,葡萄牙红葡萄酒,西班牙白葡萄酒,清酒……”

  “不了,啤酒就好。”彼得无奈的阻止了韦德打算逼死吧台调酒师的谈话,向吧台要了两大杯冒着泡沫的特色啤酒,这家酒吧自酿的。

  “你不久之后就要进大学了,时间过的可真快。”

  韦德一仰脖灌下一大口,用力拍打着自家男孩的肩膀。现在这男孩已经不是那个会为了一张美钞欢呼的年纪了,他现在已经能干的能自己办公司了。彼得看出韦德的伤感,接了一句:“我又不是不回来。”

  “但我不能再随时见到你了。”

  “别担心,韦德。”彼得顿了一下。

  韦德有点疑惑的向彼得望去,那张年轻而活跃的脸上全都是坚定与对他的关心。他一直不算是个合格的传统父亲,他自己也知道,在他被男孩的情绪感染之前,他快速的转开了头。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是个好父亲,至少是个我的好父亲。”彼得一字一顿,酒吧里的喧闹全都见了鬼一样进了异次元,他们两人间的对话清晰有力:“你把五岁的我从你的车顶上捡回来抚养长大,你会在我被欺负的时候教我怎么打架,事后你又夹着尾巴去向校长道歉……我爱你,韦德,发自真心的。”

  “是的,男孩,我也爱你。”

  他们两人是最亲密的朋友,和血缘上无关的亲人。

  5

  韦德的男孩长大了,成了帕克集团的创始人。

  现在韦德真是一睁眼就是彼得了。彼得做了个自己的人工智能形象,就放在韦德的床头,他想看不见都难。

  虽然这在韦德找女人的时候有点小困难,不过没什么大问题。彼得也会时常带着玛丽简——他的女朋友回家来,跟韦德一起坐下吃一顿外卖。

  直到韦德去世的那一天。

  所有帕克出品的,带屏幕的东西都出现了为韦德默哀的标志,他的葬礼办成了派对,他的朋友笑着抹泪。

  夏奇拉默默的出现在葬礼一角,远远的看着。彼得看见她来了,走过去给了她一个拥抱,他们谁也没发表一句话,只是站在角落看着派对上高兴的人群。

  END

  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让彼此变成更好的人。

 

评论(1)
热度(14)
  1. 艾达·皮尔斯堂风 转载了此文字

© 堂风 | Powered by LOFTER